利发国际电话|读林清玄:生活没有模版,喜欢就好

  • 发布:2020-01-11 17:10:51
  • 来源:巨鹿新闻网

利发国际电话|读林清玄:生活没有模版,喜欢就好

利发国际电话,随师父来吉首玩了一圈,虽然边城很好,小镇充满生活,也不乏沈从文笔下的书中味道,但让我思绪突然顿开的还是晚上在乾州古城巷口的一间小书屋,名字并无多雅,但能使人多思,叫作有味书吧。

但我并不是想说这间书屋,只是走进屋内,穿过书堆的小弄间走进茶舍的时候,突然发现生活不仅需要一花一草。从前在校的时候,特别喜欢读三毛的书,也正是她的书影响了我现在的旅行,但后来经过现实的磨砺之后,我尤其着迷林清玄的书。有味书吧的老板娘说——林清玄的书很暖,但其实他的书充满了禅意,这些禅意来自于生活,接着我拿了一本《从容彼岸是生活》。

师父坐下来的时候,老板娘送来了一壶刚煮好的普洱茶,就当两人促膝攀谈有关咖啡和茶的时候,我想起了师母的后花园,也就是师父的咖啡馆。虽然不是第一次提及到师母的后花园,但从未真正去思考这花园里的人生。

7号,天还很热,从深圳坐趟火车来到衡阳,夏天一下子就入了冬天,这天正好是立冬。8号,衡阳就下起了雨,特别阴冷,久违的冬季瞬间从领口穿到了裤脚。虽说冷,但雨天还是很美的,它不分时令,就像咖啡馆的花园在雨天仍是清新。这次不是我一个人来师父这儿,还有另两位老师,路上认识的,特别结缘,我想这该是佛家说的缘。凑巧的是,花园的墙边,铁树后面,还真是有一尊佛。师母对花草的养识十分用心,所以院子里除了两条能走的小路,剩下的余地全是自然,而且茂盛还挺张扬,以至于本该醒目的佛像不知年月就被遮挡得已被师母遗忘。但师父还记得,早上两位老师在给圆圆(一只肥胖慵懒的加菲猫)拍照的时候,师父掏出手机也拍了几张,当他突然拨开铁树,显露出一尊佛像的时候,我一阵惊讶。

佛像的右肩上还落着一朵三角梅,它眉目祥和,带着一丝微笑,脑袋靠在左肩上,看我的眼神使我内心一片哗然,就像是平静的湖被丢进了一块大的石头。师父拍完佛像走开之后,我停留了许久,突然想起了林清玄的书——读多了读久了就会发现许多禅意不在佛门,生活中所有的经历都充满着启发,一些不起眼的事物或是你并不在意的俗物,事实上就是人生要去悟出的最大禅意。

花间,佛心,眼前的这尊佛像,我若视它为佛,它即是佛,我若视它为无物,它就是一块石头。第一次来到师父的咖啡馆,看见师母精心打理的这片院子的时候,我就幻想着二十年之后,我也要过着这样的生活。许多人都想过文艺的日子,时光缓下来,匆忙留给那些苟且。但这样的日子大多还是旅行中的咖啡馆,小店铺中。因此,许多人开始梦想在街角开个小店。但苟且会呵斥我们醒来。

可我还是要过师母这样的生活,但不是咖啡馆,而是一间茶舍。

走进有味书吧的时候,师父问我,你的茶馆也卖书吗?我说一半茶烟,一半霓裳。

但事实上,我的内心很清楚,我的梦想并不是开一家店,而是过上一种生活。但为什么要依靠一家店来实现一种生活,这里面有虚荣的成分——我羡慕那些开咖啡馆开茶舍的人,所以我也希望会有人也来羡慕我过着读书品茗的淡雅日子,这有点儿脱俗,还有些文艺。后来在看了《瓦尔登湖》之后,再去思考林清玄书中的深意,突然明白过来——其实生活很简单,脱俗或文艺不一定要成为主旋律,它可以像调剂品,使你原本的日子更加美好,哪怕是糟糕的,也不会太残酷。就像是咖啡馆内似是废弃的壁炉下摆上一些花草,管它真的假的,改善心情的美好就是最好的生活。就像在有味书吧,跟师父谈起收藏古董的事情,管它真的假的,喜欢就能使它变成一件宝贝。

顿时这哗然的内心终于渐渐平静。

书吧的老板娘与师父交谈的时候,我在小弄间到茶舍来回走了两遍,杂乱无章的书堆摆得墙上地上到处都是,但这不生厌,虽然这是老板娘准备将书搬到新铺,所以场面才显得混乱,可这很好呀——依旧煮茶,依旧会客,还能练练书法写写毛笔字,管它乱不乱,茶烟仍是缭绕,你我谈笑风生。只是,书吧的墙上竟然还挂着一把古琴,这令我十分意外,跟我发现师母的花园里有一尊佛像时候的意外是一样的。

听古琴,必然是高山流水,仿佛烟雨朦胧,青天白鹭,渔人蓑笠,一叶扁舟。山水之所以如画,除了它是风景更以悟道,不论是执笔挥墨跃然纸上,还是身在山林江畔,当中所参合着尽是生命与自然的灵性和禅悟。所以,读林清玄的书,更甚明白。也正是如此,不去佛门禅佛,相反于生活中顿悟,往往更使人懂得生活。

所以,有时候师父笑话我妒忌谁的时候,我哈哈大笑,彼此一乐,也是生活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ummerz.com巨鹿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